歡迎訪問中國臨夏新聞網!

【新春走基層】蘭州火車站“東大門”的守門人

發布時間:2020-01-25 10:05:39   來源:每日甘肅網   瀏覽次數:

車站調度員向調車組傳達調車計劃

站長朱軍在盯控列車運行

  這個車站沒有旅客,卻是蘭州鐵路的“咽喉要塞”

  “D8894,二道通過。”夜晚的蘭州東火車站信號樓上燈火通明,車站值班員正在通過對講機和開過來的動車司機聯控。

蘭州東火車站

  位于蘭州市最東邊的蘭州東火車站雖不辦理旅客業務,卻是西北地區的咽喉車站和蘭州地區鐵路最重要的“東大門”,由東、南方向經過和到達蘭州火車站的列車都要從這里通過。蘭州東火車站平均每天要接發100多趟旅客列車和50多趟動車,一旦出現列車調度不及時,導致線路發生擁堵,那么經過蘭州地區的鐵路線都會發生旅客滯留、列車大面積晚點等情況,影響的將是整條線路的運輸安全。同時,蘭州東火車站還擔負著蘭州市民生活物資的承運,米面油和大量輕工業物資運輸,要確保春運期間旅客安全準時到達和保障市民節日物資的充分供應,蘭州東火車站的暢通和現場安全的管理就尤為重要。

車站站長朱軍在盯控信號員排列列車進路

近在咫尺的家和聚少離多的“異地戀”

  朱軍是蘭州東火車站的站長,從他家出發到達單位不過30分鐘車程,而他卻連續四個春節沒和家人一起過年了。四年前,因工作認真負責、業務技術過硬,34歲的朱軍被蘭州車務段調任為蘭州東火車站站長。隨著工作調任,朱軍肩上的責任更加重了,他連續四年用拼命三郎的勁頭撲在車站,帶領車站職工加強行車組織生產安全管控,保障了蘭州地區鐵路樞紐線的暢通和行車安全。

  談起家庭,朱軍很是內疚地說,一心撲在工作中,對家人虧欠很多。朱軍的大女兒七歲,小女兒四歲。小女兒出生到現在,他從來沒有陪著孩子看過一次春晚、過過一次除夕夜。平時,朱軍工作忙碌時甚至還有幾十天回不了一次家的情況,家庭的重擔全部壓在了妻子的身上。在去年隴海線集中修期間,連續多天未能回家的朱軍收到了一封妻子快遞過來的離婚協議書。“不是那一次不回家她才生氣的,是經常性的忙工作回不了家,她有怨言了。”朱軍說,“雖然我和愛人在一個城市生活工作,但其實卻是‘異地戀’,她是受不了聚少離多才會慪氣,故意提出要離婚的。”

站長朱軍(中)和調車組成員核對調車計劃

  從業19年,朱軍無論在哪個崗位,都是盡職盡責,盡心盡力。對于工作,無論多難多累,也要堅持做好。從上任第一天起,蘭州東車站的現場就成了他的第一工作場所。他一到車站就會繃緊神經,然后必做三件事:看現場防溜、看行車計劃、看站內存車。每一次作業,他都要盯住現場,對每一道作業工序認真檢查,防疏防漏。

  今年的春運大幕在1月10日拉開,當天凌晨兩點,蘭州地區下起了大雪,剛剛盯控完施工的朱軍立刻帶領著幾個休班的職工在車站岔區除雪,雪一直下,他們就一直掃。在早晨八點多雪停的時候,接近30個小時沒有休息的他才松了一口氣。問起朱軍:“為什么掃雪這種事他都要親力親為?”他說,積雪堵住道岔,股道貼合不到一起,車站安全就懸了,必須要保證每趟列車順暢開進蘭州,而他如果不在現場親自動手親眼看到是怎么也不會放心的。

手機套里的這兩百塊錢是對女兒的虧欠

  “我從小喜歡火車,參加鐵路工作才發現職責重大。每一次指揮行車作業,背后都擔著一車旅客的安全。唯一遺憾的是虧欠家人太多,虧欠孩子太多。”去年春節前夕,大女兒主動給他一個紅包,他打開是兩百塊錢和一張紙條,寫著“爸爸,這是我的錢,我給你,春節你不要去工作掙錢了,陪我放一次煙花吧。”朱軍忍住心中的難受,答應今年一定陪女兒過節,卻又一次食言。

  朱軍女兒的新年愿望非常的簡單又“困難”:能讓爸爸接她放學。

  后來,女兒畫了兩幅哭泣的小女孩,給朱軍說自己是沒有爸爸的孩子。自那以后,他的手機殼里一直裝著這兩百塊錢和這兩幅畫,包含著對家人和孩子的虧欠。

  作為車站站長,他是業務精湛的“守門人”。朱軍在自己的崗位上默默耕耘、忠誠奉獻,先后獲得了“優秀共產黨員”“先進工作者”“優秀管理者”“優秀車間干部”等光榮稱號,是蘭州車務段信得過的“鐵大門”和稱職的“守門人”。但作為一名父親,他卻“不稱職”,即便女兒被同學說成“沒有爸爸”的孩子,朱軍也做不到接送女兒上學。女兒已經習慣有事找媽媽,習慣打電話給爺爺,習慣了父親總是食言。對于孩子成長路上的缺席,朱軍說:“我們鐵路人越是節假日越是忙碌,我們的付出就是要讓更多的人團圓,我相信等她們長大就會理解。”

一群默默守護“鐵大門”的鐵路人

  在蘭州東火車站的運轉室,車站值班員是當天車站列車運行的“指揮官”,隨時要保持著與鄰近車站和接近列車的聯系,掌握列車運行情況,不時還“自呼自答”復述著一系列標準作業用語,每天都有200多趟列車從車站經過,同樣的話語都要枯燥地重復說上千次。由于列車運行頻次高,且隨時要與上級調度部門及鄰站的聯控,值班員即使上廁所也需要在2分鐘內匆匆忙忙地解決。

  在蘭州東火車站的站場里,還有一群在股道上扒車編組的調車員,每次作業的時候都需要將身體“掛”在車上。他們不分春夏秋冬,無論是刮風下雨還是烈日炎炎,經常連續八小時在站場里穿梭,在“一個夜班下來身上能結一層冰碴兒”的現場為列車“穿針引線”,確保編組列車能安全正點出發。他們都在默默守護蘭州鐵路樞紐的“東大門”。

  一趟趟列車從車站呼嘯而過,可能也不會有旅客注意到這個“鐵大門”的存在,但是作為春運幕后工作者的一員,在這個沒有旅客的車站上始終有一群人默默守護著每一名旅客的回家路。


【游客】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本站保持中立。

11选5 英超射手榜 平特二连肖赔多少倍 52麻将白城麻将 街机电玩捕鱼可以下分 富贵2棋牌游戏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手机版 在家能干的兼职有哪些 闲来广东麻将苹果版 天津11选5玩法 可以在家兼职赚钱网 南京好运麻将 11选5中奖江苏 35选7福利彩票 波克棋牌手机版 甘肃11选五下期推荐 王中王特免费公开